这就是我的昵称

无可救药【中】


ooc……

现在:
“嗯……”陈立农翻了一下身子,像是快要醒过来了。
蔡徐坤立马站的笔直,深吸了一口气,等待着陈立农醒过来,每次都想叫他早点起床要吃早餐对身体才好,结果都变成了自然醒,不过可以看着他自然醒过来,蔡徐坤心里一股暖流划过。
陈立农揉着双眼,待视线清楚后,蔡徐坤便映入他的眼帘。
陈立农奶声奶气的打着招呼:“学长,早上好。”
啊!疯了,绝版奶农啊,蔡徐坤僵直了身子,露出职业假笑,“早上好啊,农农。”
陈立农拨了几下自己的头发,慢悠悠的坐了起来,还是带着几分困倦之意,歉疚的说:“不好意思啊,学长,我又睡过头了。”
他傻兮兮的挠了挠头,似乎对自己也很无奈,明明答应过学长要早起吃早饭的,看来今天学长也没有能够叫醒自己呢!陈立农你怎么可以睡得这么沉啊。
面对小孩的道歉,蔡徐坤竟无措起来,只能一本正经的说着,“没事的,早餐已经热好了,等下就可以去吃的。”
陈立农扯起一个大大的微笑,“谢谢学长,你真好。”唇红齿白本人没跑了。
继而起身开始整理床铺,所以也没看到蔡徐坤那脸上的一抹飘红,农农笑起来真的太甜了。
陈立农像是想到什么,转身对蔡徐坤说,“学长,我告诉你哦,以后我要是睡懒觉,你就使劲推我,实在不行,踢我也可以的,哈哈。”这样说着,还一边对被子做着推搡的动作,看起来可爱极了。
蔡徐坤上前,理了一下他褶皱的睡衣,对上陈立农的眼睛,道:“我怎么忍心。”
这话过分暧昧,使陈立农不知如何接话,只能定在原地,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
蔡徐坤反应过来自己的话有点超过后,立刻松开了陈立农衣服,还后退了一步,故作轻松的解释:“开玩笑,十个我都叫不醒你好吗?农农你真是太能睡了啦!”
陈立农害臊起来,说:“学长,你不要再取笑我了啦。”说着开始伸出食指和中指举过头顶发誓,“以后我一定早起,不会给学长添麻烦的!”
“知道了啦,”蔡徐坤笑着摇摇头,“还发誓哦,又不是演电视剧。”
心里却开始黯然,农农,我真的很希望你能麻烦我多一点。
到了大三实习的时候,陈立农找到的一份工作离学校较远,便想在公司附近租个房子住,不知怎么蔡徐坤知道了他想要租房子的想法,便向他发出合租邀约,陈立农心想学长平时是个好相处的人,而且确实离公司蛮近,并且合租要省去不少钱,便答应了请求。合租以来,蔡徐坤都很照顾他,还会指导他写论文之类的学习上的问题。
陈立农对这个室友非常满意,但有时候自己心里也蛮愧疚和苦恼的,好像自己什么都为学长做不了。
吃早餐的时候,便和蔡徐坤提起,“学长,我们系有个女孩子非常可爱,我觉得是学长喜欢的类型耶,要不要过几天我约她出来和你认识认识?”陈立农想破脑袋,只能给学长介绍女朋友来报答学长一直以来对自己的照顾了。
听到这话正在喝牛奶的蔡徐坤差点没吐出来,勉强咽下去,然后开始消化陈立农这句话。
“农农,你这是什么意思?”
陈立农以为蔡徐坤有意向,便滔滔不绝的说,“就是呀,学长现在不是单身嘛,我就想给你介绍一个女孩子……”
“够了!”蔡徐坤重重的放下手中的杯子,吓得陈立农一哆嗦。
陈立农欲哭无泪,第一次见学习发脾气耶,我做错了什么。
陈立农怯怯的唤着,“学长,我……”
意识到自己有点过激后,蔡徐坤软了语气,“对不起,农农,我不是故意凶你的。”
陈立农急急的说着,“是我该道歉才对,我不该擅做主张说要给你介绍女朋友的。”
“不关你的事。”蔡徐坤眼里像是装了星河一般,一闪一闪的,像是要溢出水来。蔡徐坤慎重的说道,“实在是,我已经有了喜欢的人。”
陈立农惊讶的张开了嘴巴,怎么从来没听学长提起过,没给陈立农太多的思考时间,蔡徐坤继续说,“农农,快点吃完早餐,等会你要去拍学院的毕业照,不要忘记了。”
“哦,是哦。”陈立农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差点忘记了,还好昨天和学长提起过这件事,“多谢学长了,那碗等我回来再洗,我先去换衣服了。”
陈立农看了一眼手表,急忙的往房间走去。
蔡徐坤在他身后喊,“哎,没吃两口唉!”
传来关门声,然后听到,“我饱了啦,谢谢学长。”
蔡徐坤默默的收拾了桌子,拿了一个三明治出来,准备等会陈立农出门的时候硬塞给他。然后也把餐具都清洗干净了。
陈立农换好一身清爽的装扮出来,手提着装着学士服的袋子。一打开房门,蔡徐坤就把手里的三明治塞到了他嘴里,命令道,“吃完,不准浪费!”
陈立农笑的眼睛都没了,“好的。”
屋外传来林彦俊的声音,“陈立农,你好了没啊?”
陈立农吞下一口三明治,快速的换好鞋,跟蔡徐坤说了声再见,就大声回答道,“好了好了。”
陈立农边走边吃,含糊不清的说道,“彦俊,你怎么骑摩托啊?”
没错,酷炫狂拽本人林彦俊买了一辆同样酷炫狂拽的摩托车,正拉风的站在门口等待陈立农。
“你很啰嗦耶,快上来,带你感受风一般的速度。”
陈立农坐上后座,把最后一口三明治咽下去,说,“我怕死,求您慢点。”
林彦俊气道,“你居然不相信我,我技术好的很!”
陈立农附和道,“好好好,你厉害你厉害!”
林彦俊拿了一个头盔给他,说,“戴上。”
陈立农乖乖的戴上头盔,揶揄道,“彦俊好暖心哦!”
林彦俊死不承认,“屁嘞,我怕你拖累我好吧!”
“是是是!”
林彦俊从后视镜看到陈立农坐好了,也戴好了头盔,这才发动摩托车上路。

有一种人就是死不承认,但其实关心你关心的要命。

到了学校,林彦俊停好摩托车,感叹道,“哇,好久没来学校了呢!”
陈立农拆台,“前几天不是来答辩了吗?”
“喂,陈立农,”林彦俊瞪了他一眼,“你都不会抒情的哦,这有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次来学校耶。”
陈立农继续拆台,说道,“不好意思,明天还有毕业典礼参加。”
陈立农微微笑着,看起来很欠揍的样子。
“嗨,农农!”陆定昊一边跑着一边打着招呼。
陈立农高兴的回应,“嗨,小芙。”
陆定昊跳到陈立农的面前,夸赞道,“几日不见,农农你又变帅了啊,不愧是我的one pick!”
陈立农害羞的挠了挠头发,“哪有啊。”
陆定昊继续星星眼,“而且啊,好像又长高了呢!”
看了一眼旁边装酷的林彦俊,口直心快的说道,“看起来比彦俊高很多了耶!”
啊!身高是林彦俊永远不愿面对的问题,谁能告诉他,之前高中比他矮半个头的陈立农为何不知不觉比他还高了,真是太过分了啦!
林彦俊干咳了几声,瞬间陆定昊和陈立农便盯着他,看他能说出什么屁话来。
林彦俊貌似不耐烦的说道,“走啦,班长在催了。”
陆定昊听闻此言,立马挽上陈立农的手臂,“农农。我们一起走吧。”
陈立农乖巧的点了点头。
林彦俊大声bb,“陆定昊,你是女孩子吗?干嘛挽着他。”
陆定昊不怕死的说着,“哟哟哟,吃醋了?我乐意呀!农农都没说什么,是吧,农农?”
“啊?”莫名被cue到的农农,有点无措,傻乎乎的点点头,“没事的。”
气的林彦俊想捶墙!

经过绿茵操场的时候,迎面碰上郑锐彬。陈立农下意识的把陆定昊的手从自己的手臂上拿下去。咽了咽口水,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慌张的样子。
郑锐彬笑着跟三位点头示意,然后擦肩而过。今天是整个学院的毕业照时间,遇到同级不同系的郑锐彬也是很有可能的。
已经有一个月零三天没有见到锐彬了,心里突然传来一阵一阵的钝痛。
林彦俊不安的看着陈立农,陈立农回以微笑,“走啦,彦俊。”
感受到气氛莫名有点微妙的陆定昊选择乖乖闭嘴。默默的跟上二人。

郑锐彬不敢回头,怕回头就忍不住了。已经有一个月零三天十二时三十分没有见到他了,事实上,他们已经分手快半年了。农农不在身侧,觉得没分每秒都过得那么漫长。只能把这么多天来的苦楚吞进自己的肚子里。

农农,我真的很想你啊!

未完待续……






太可爱了啦,农农十八岁生日快乐啊!

http://m.iqiyi.com/tiny_video/w_19s28wjdwp.html?p1=2_22_222&social_platform=link

无可救药【上】


ooc……

现在:
“农农,该起床了。”蔡徐坤一声一声轻轻的敲击着陈立农的房门。声音也极为轻柔,听起来似吴侬软语,不点也不像要把人叫醒的架势。谁曾想这已经是他今早第三次来叫陈立农了。

而深陷梦乡的农农怎么可能听得到蔡徐坤的声音。像是做了一个不太美妙的梦,睫毛轻轻颤动,不自觉的发出了一声鼻音:“哼”,紧接着将自己毛茸茸的头埋得更深了。

似是没得到回应,蔡徐坤悄悄的打开了门一隅,手扶着门把朝里望了望,果然看到陈立农正蜷缩在床边,把自己的头捂紧在被子里。蔡徐坤微笑着摇了摇头,心想,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呀!他认命般的走过去,把他的被子往后拉了一点,肉肉的脸蛋这才显现出来。陈立农爱喝牛奶,草莓牛奶尤甚。不知是否是因为这个缘故,使得他的皮肤看起来甚是粉嫩。蔡徐坤怔了怔,他心里暗骂自己没用,又不是第一次见陈立农了,至于被迷的站在原地动弹不得吗?看到陈立农的头发乱乱的,伸手为他去理,指尖不经意碰到了陈立农的皮肤,蔡徐坤触电般的收回了手。蔡徐坤气的在原地打转,内心哀嚎:我果然好没用!

陈立农的双唇动了动,呓语:“锐彬,锐彬……”,起初蔡徐坤并未听清,还凑过去听了听,果然……还是忘不了那个人吗?蔡徐坤双眸垂着,看起来恹恹的。他,蔡徐坤……从来只是一个旁观者。

过去:
蔡徐坤大三的时候陈立农刚踏入大学。他与陈立农相识之时,陈立农的身边已有两位追随者,一位是陈立农的竹马郑锐彬,一位是陈立农高中结交的好友林彦俊。郑锐彬和林彦俊表面上看起来和平共处,可暗地里怎么较劲蔡徐坤也无法细说。只是当事人陈立农好像并未知晓二人心意。还总是软软的叫着“锐彬”“阿俊”。当蔡徐坤与陈立农称得上是朋友的时候,郑锐彬与陈立农表白了。
他还记得当时超级农农皱巴着脸向他求教:“学长,怎么办啦,我最好最好的朋友今天突然说喜欢我,还说希望我三天之内给他答复。”
至于为何陈立农没有去求教林彦俊,是因为陈立农找遍了整个学校都没有找到林彦俊,实则是林彦俊被郑锐彬抢了先机,一个人气冲冲去外面喝酒了。
蔡徐坤这辈子最受不了萌物,更重要的这萌物现在眨巴眨巴双眼的看着你,他的心完全被融化了。他鼓励着陈立农,“农农,要听从自己的内心哦。如果你也喜欢他不能离开他,是否应该和他站在一起,不让他难过伤心呢?”

不知是受了蔡徐坤的鼓励还是接下来郑锐彬“变本加厉”的温柔攻势,一周后便传来陈立农和郑锐彬相恋的消息。当时可谓是轰动全校学生了。蔡徐坤庆幸自己即将毕业,不然不知还得吃多少吨狗粮呢,也不知自己的心还要揪痛几次。

陈立农是喜欢郑锐彬的,一直都很喜欢,只是他自己并未去发现罢了,当时他很小便随父母离开台湾来到大陆定居。郑锐彬是隔壁的哥哥,那是陈立农在两地辗转终于落定后第一次见到同龄的小朋友,他开心的手舞足蹈,几乎是天天黏着郑锐彬,有人欺负他,他知道只要躲在锐彬后面就好了,后来长大了些,陈立农明白过来不能一直躲在锐彬后面,自己也要强大起来保护锐彬才对。连最初想与林彦俊结交为朋友也是因为想保护好郑锐彬。
高一那年,郑锐彬家里遭遇了变故,陈立农便更为小心翼翼的照顾着锐彬的感受。但班级里总有几个和锐彬不对付的人物。有一次放学路上竟然当着郑锐彬和陈立农的面说郑锐彬是克母的杂种。郑锐彬一气之下与那群人打作一团,那是陈立农第一次看到锐彬那么凶狠的模样,瞬间被吓楞,林彦俊当时刚好路过看到有只像小兔子般的家伙定在一旁看着扭打在一起的人,认出来是隔壁班人气飙升的陈立农和郑锐彬。他原本不想生事,但突然那只兔子泪汪汪的转过头来看到了自己,心像是被击打了无数次,短短几秒内林彦俊就被迷得神魂颠倒,立刻丢下了自己的书包,参与了战局之中。
有了林彦俊的加入,貌似要占上风了。林彦俊得意洋洋想向陈立农炫耀,便故意逗弄他:“喂,小兔子,还愣着干嘛,不过来帮忙,怕不是被我迷住了?”
陈立农这才回过神来,又羞又气,一拳打在想要过来打锐彬的那人脸上,居然被打翻在地。林彦俊石化,这是只什么兔子,臂力这么强劲?!郑锐彬转头看到那么努力想要保护自己的陈立农,汗水顺着陈立农的额头滴下,滴答……扰乱了他平静了那么多年的心,此刻,他疯狂的想抱住对面这个叫陈立农的人。
三人合力之后很快便把对方都打趴下了,最后为首的跪下向郑锐彬道过歉后三人才肯罢休。陈立农心想,不愧是传说中的制霸林彦俊啊,果然厉害。所以当林彦俊伸出手发出好友申请时,陈立农爽快的答应了。

“有林彦俊和我在,以后就不会有人欺负锐彬了吧”
这是陈立农当时藏在心里不敢说出的话。

郑锐彬一开始便并不是那么喜欢林彦俊,虽然他帮助了自己,但是看着他笑意盈盈的看着农农,他的心里顿时不爽起来,他拉过陈立农的手,礼貌的和林彦俊道过谢以后,就带着陈立农离开了,陈立农一边回头一边说:“阿俊,以后请你吃饭哦!”

“锐彬,不要走那么快啦,你的手在流血耶。”
“锐彬,慢点啦,不然我要生气惹……”
直至陈立农的声音完全消失,林彦俊仍在踢着脚边的石子,耳根已被染红,嘴里念叨着:“什么嘛,谁是阿俊啊,干嘛这么叫我……”

后面的局面竟变成三人行,这是郑锐彬万万没想到的。以至于郑锐彬喝了三年的醋,好不容易升大学了,林彦俊居然也和他们考上了同一所学校。
还要继续喝醋吗?!郑锐彬反复问自己,脑袋里终于有个声音在叫嚣着:“不,郑锐彬,你喜欢陈立农,不论结果如何,你要跟他表白。”
这么想便也这么做了。听完郑锐彬的一番告白的陈立农低着头不敢看他,双手绞在一起。郑锐彬第一次觉得时间过得那么慢,他表面淡定,其实内心慌得一批。又不敢催促陈立农回答自己,只能难熬的等待着陈立农对自己的宣判。
憋了半天,陈立农终于憋出一句话,“锐彬,你是说真的吗?”还是不敢抬头看锐彬,因为他能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脸在烧着,man帅有型的陈立农怎么可以脸红呢!
“当然是真的!”郑锐彬立刻回答并上前握住了陈立农的双手,“农农,我是认真的。真的,很喜欢你!”
郑锐彬突然的靠近使得陈立农的心突的颤动了一下。又憋不出一句话了。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似乎手心已经冒出一层细汗,希望不会发现。
本来郑锐彬是很自信的,农农对他如何他心里都知道。可是真到捅开窗户纸的时候,他的自信也快要燃烧殆尽了。
忽地,陈立农抬起了头,欲言又止,“可是……可是锐彬……我……”
郑锐彬看出陈立农此刻的纠结,也知自己突然的表白他可能一时半会消化不了。他揉了揉陈立农的头发,温柔的笑着,安慰道:“没关系的,农农不需要着急回答我。”
看着小孩深深地呼了一口气,小心翼翼的问道:“锐彬,你没有生气吧?”
郑锐彬摇摇头,然后凑近陈立农的耳朵与他说,“但是我希望农农在三天内给我一个答复哦,等太久我也会觉得难过的。”
撩的陈立农缩了缩脖子,他甜甜的笑着,“我知道了。”
“乖!”郑锐彬捏了捏陈立农肉肉的脸颊。
陈立农拉开郑锐彬蹂躏的手,不满的抱怨,“哎哟,我又不是小朋友了,干嘛总是捏我的脸,还有,我们同龄耶!”
郑锐彬脸不红心不跳说出:“对不起啦,都怪你太可爱了啦。我的手不听使唤。”
他成功的看到陈立农双颊立刻飘上粉红色。然后逃似的离开了郑锐彬的视线。
郑锐彬感受着手里的余温,“啊!真是太喜欢了,怎么办?”
在不远处目睹了这一切的林彦俊,气的一口老血差点吐出来,吐槽着,“陈立农,说好的man帅有型呢,刚刚那一脸娇羞是闹哪样?”一边吐槽一边随着陈立农的背影慢慢消失在视线林彦俊的心渐渐的沉了下去。
林彦俊自嘲道,“明知比不过人家,林彦俊你为何还要抱着希望这么多年。陈立农,终究不属于你。”
陈立农与林彦俊是室友,郑锐彬与自己告白当晚林彦俊一直没回宿舍,陈立农很是担心,直至接到林彦俊的电话,那头很吵,传来林彦俊欠揍的声音,“陈立农,来接我,我在xx酒吧,呕……”陈立农把手机拿远了一点,怕自己要反胃,“喂,阿俊你怎样哦?”手机却提示对方已挂机。
吼,林彦俊是怎么回事哦,彻夜不归,凌晨两点叫自己过去接他,真是要被他气死ne!
兔子气归气,还是穿戴好求宿管阿姨开了门出去接林彦俊,要不是陈立农那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宿管阿姨肯定要骂人了,这个看脸的世界呀!
路上,陈立农想要是被他知道郑锐彬超过十点没回宿舍,肯定夺命连坏call过去了,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突然又想起白天蔡学长和自己说要遵从自己的心。他的心开始狂跳起来,果然,于他而言,郑锐彬是那么重要的存在。锐彬喜欢自己耶,真好!陈立农的好心情在看到烂醉的林彦俊后被彻底破坏了。
他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林彦俊从酒吧里拉出来。其间有很多女孩男孩过来和陈立农搭讪,都被陈立农冷着脸拒绝了。
林彦俊搭在陈立农的肩上,笑嘻嘻,“哈,是不是陈立农啊?你怎么来了?”突然又开始生气,“陈立农怎么是你,谁让你来了?”
陈立农气不打一处来,“林彦俊,你仄个烂人,自己叫我过来现在又冲我发火,我是欠你的吼!”
路灯下,两人的身影被拉的很长,陈立农拖着烂醉的林彦俊,正犹豫要不要叫锐彬过来帮忙,他一个人怕是很难拖着这个醉鬼回宿舍。想了想还是给锐彬发了一条短信。

陈立农奶凶:“林彦俊,明天酒醒后最好给我好好解释今天来喝酒的原因。”
林彦俊笑嘻嘻凑到陈立农前面,打了个酒嗝,“农农想知道原因吗?”
“废话,我这大晚上过来接你,不给我合理的解释我就……”
“就怎样,哈哈哈哈哈哈,农农不会想要知道的,”林彦俊努力的睁开了困倦的双眼,说道,“我是不会让你知道的。”
双手搭在陈立农的肩上,格外认真,“农农,要和锐彬好好的在一起,要开心知不知道。”

心酸我自己吞下就好,陈立农你要开心才好。

陈立农疑惑的抬起头,“阿俊,你怎么知道……”
林彦俊推开陈立农,大声说道,“我是谁,我是制霸林彦俊耶,能有我不知道的事吗?你心里那点小九九早被我看穿了。”
这时,“农农!”郑锐彬已经赶过来了,陈立农看了一眼手表,不足十分钟。他还以为锐彬睡着了……
陈立农挥舞着双手,“这里!锐彬!”
郑锐彬跑得满头大汗,陈立农心头一暖,果然,是他的锐彬啊。
“农农,我来扶着彦俊吧。”
林彦俊撒手,“不用!我自己能走!”
陈立农只当他又发酒疯了。顺了顺他的背,软声道,“阿俊乖,不闹了。”
林彦俊果然安静了下来。
两人一人扶着一边,搭着肩扶着腰,到最后,陈立农和郑锐彬竟在林彦俊的背后十指相扣起来。

之后,没过两天,陈立农借了个理由撞进了郑锐彬的怀里,抱紧了他,抬头笑嘻嘻的说道,“哎呀,不小心撞到锐彬怀里了。”
郑锐彬楞了几秒,不敢用力抱他,等他回过神来后,陈立农已经偷偷的在他嘴角落下了一个吻。陈立农看着呆呆的郑锐彬觉得好笑。
郑锐彬的眼眶有点湿润,用力的拥住了陈立农,说道,“你明明是撞进了我的心里。”

未完待续……

【终于我对农农下手了,啊,不知道后续是什么时候啊。】